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游戏

本刊王占锋

2018-10-31 13:30:50

本刊王占锋/文

于刚的离去,在当初股权旁落时就已经埋下伏笔。

这一次,狼真的来了,传闻变成事实。从于刚身边的知情人确认,于刚已正式离职,这也意味着,1号店正式迈入“沃尔玛时代”。

江山,丢了

于刚的离职,出现了一个耐人寻味的细节,沃尔玛和1号店同时发声明称,于刚挥别1号店,是为了开创下一个事业。

然而更巧合的是,于刚的离职正赶上1号店筹备七周岁的生日。在这个节点上,于刚的离职显得尤为悲凉。于刚承认这是经过数月内心煎熬和充分思考后的选择,正如其在离职信中所说,“这次选择是我人生事业中艰难的一次,也是难以割舍的一次。”

其实,1号店是于刚次真正的创业。于刚和团队,拼搏了八年,才打下一个属于自己的“江山”。“我们把1号店,看成我们的孩子,倾注了所有的心血和情感,我们吃饭,走路,做梦都想着1号店,1号店是我们的一切,我们是用‘心’而不仅是用‘脑’做1号店。”于刚在离职信中说道。

于刚1959年出生,年近48岁开始创办1号店,而这个1号店主人在挥别1号店时,已到了56岁。在这短短的8年里,于刚实现了1号店从无到有,从小到大,从大到强的历程,更让于刚欣慰的是,1号店已成功跻身中国电商梯队,成为中国Top100品牌。

更让人惊愕的是,据来自腾讯的报道称,在宣布于刚、刘峻岭离职时,二人并不在公司,一个在澳大利亚,另一个在以色列,且于刚离开1号店的日常工作,已有一段时日。事实上,2015年元旦后,于刚仅公开出现过一次,那就是2015年1月初的“1号店2014年的业绩公布及2015年战略重点发布会”上。

其实,于刚比谁都清楚,自从失去控股权的那天,1号店的城头已经变换成了沃尔玛的旗帜,因此离开1号店是早晚的事。

早在2010年5月,中国平安(601318,股吧)进入并占有80%股份后,1号店就被“卖身”的传闻纠缠。之后,1号店创始人团队离职、沃尔玛接管的传闻,几乎每隔几个月,就会传出一次。

自2015年以来,于刚频繁被传离职,又开始多了起来。无风不起浪,后来的一些细节证明,沃尔玛总部董明伦到访中国,基本上可以说那是于刚离职的前奏。尤其是5月14日,CTO韩军、市场部副总裁程峻怡等多位创业元老陆续离职后,于刚又迅速成为人们关注的焦点。

“兵权”旁落

其实,在创立1号店前,于刚很是风光,他坐的都是世界500强公司的高位,比如戴尔全球采购副总裁、亚马逊全球供应链副总裁等。

到了2007年,于刚有了不愿再当外企“螺丝钉”的念想,执意要做一次轰轰烈烈的事的豪言。2007年11月离职回国后,和搭档刘峻岭从零起步,创办1号店,“上沃尔玛”是他们的梦想。

然而,让于刚苦不堪言的是,电商新兵1号店刚刚起步,一头撞上了全球性金融危机。2009年,受金融危机影响,VC不再投资电商等互联企业。据悉,当时于刚的启动资金仅有几百万元,很快就烧完了,虽然不久又融到了2000万元,但对于烧钱的电商,仍然是杯水车薪。到了2009年10月,1号店已到了无钱可烧的地步。

是坐以待毙,还是寻找战略合作者?很快,于刚与中国平安开始了密集的接洽。2010年,中国平安以8000万元,拿下1号店80%股权。“谦和、缺少强势、为而不争的于刚,也是出于无奈,为了1号店的生存,双方在谈判中,于刚被迫选择了屈辱,拱手让出了控制权。”一位1号店前员工告诉。

一年后,平安又将50%股权转让给沃尔玛。到2012年沃尔玛对1号店增加投资,持股提高至约51%,开始掌控1号店。股权稀释后,于刚、刘峻岭的股份占比在10%左右。一下子,于刚、刘峻岭从 1号店的主人,转身成了一个“打工者”,竟然又残酷地被踢出局。

“于刚犯了一个的错误,就是丧失了对1号店的控制权。性格决定命运,于刚性格比较温和,偏技术派,并非强势的。这事,若是换成高调、强势的马云或者刘强东,不会丧失控制权。也难怪业界有一种说法,1号店之所以有今天的结局,与于刚的性格关系很大。”电子商务分析师、伟与伟电商轻咨询创始人梁红伟告诉。

事实上,自2012年2月20日沃尔玛控股1号店以来,内部整合一直在悄悄进行,人力资源、财务、法务部门都已经逐渐由沃尔玛团队接管。也就是从那之后,在 1号店,于刚的地位开始逐渐被边缘化。

于刚接受平安的注资,后平安又倒手给沃尔玛,都是他在创业困难之际,接受的“城下之盟”。话语权的失去,埋下了日后易主的伏笔。因此,行业内一直有说法认为,他离职是迟早的事。

业绩欠佳压死骆驼

除此之外,因在追求效益和市场的策略上出现失衡,导致不断亏损,加上与大股东沃尔玛不和,于刚的离职似乎也并不令人意外。

稍微留心可发现,于刚今年1月初公布的1号店成绩单缺少了核心的销售和利润数据。而在此前的2014年1月15日,于刚还对外公布了1号店2013年的销售额:实现了115.4亿元的销售业绩。这一点也能理解,正如1号店在战略上的保守,也不是于刚本人能左右。

然而,在京东、阿里完成美国上市之后,被对手抛得更远的1号店,依旧还在用“低价冲量”的策略,向沃尔玛证明其在国内电商中的地位。

但是,在业内看来,近来的一波电商大战中,1号店早已处于下风。如今的1号店不仅与京东、阿里巴巴相比毫无竞争力,甚至已被苏宁易购、唯品会等品牌反超,1号店在电商大战中已经跌出第二梯队。

可以说,180亿体量的1号店,几年来并没有在沃尔玛于中国电商的发展战略中充分发掘出自身潜力,也没有给沃尔玛在华电商领域争得相应的江湖地位。

更为残酷的事实是,目前沃尔玛在华的主要劲敌——大润发、家乐福等外资巨头,均已快速进入或宣布进入线上业务领域。而且它们都把1号店作为榜样,同时又把它当作竞争对手。

在业内看来,沃尔玛收购1号店与其他投资公司不同,更多的是想实现沃尔玛中国的进一步发展。于刚的“出局”或许是沃尔玛战略的开始。但可以肯定的是,1号店只是成了沃尔玛“测温”中国电商市场的那只“小白鼠”。

沃尔玛接盘1号店并不好做,在阿里和京东相继上市后,留给国内平台型电商的机会已越来越小。尤其是两个“灵魂人物”的离开,势必要给1号店带来不小的波动。对于用户来说,那个曾经喜欢的1号店正逐渐被人们遗忘。

于刚的下一站,很可能是医药电商领域的创业。相较于平台电商,医药电商领域还算是方兴未艾,是一个不错的创业方向。

但是未来,不管于刚将涉足那一个领域,唯有在资本面前保持足够的强势和话语权,才能力保江山不变色。

孔板流量计
聚四氟乙烯板厂家
气泡清洗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