娱乐

第五大能源通道露端倪专家称会产生溢出效应

2019-05-14 20:33:30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第五大能源通道露端倪 专家称会产生溢出效应

即使马六甲困局是伪命题,也不应该以此为由简单否定瓜达尔港喀什这条通道的重要意义。专家表示,该通道的建设,不仅会促进中巴深层次经济合作,而且会产生溢出效应。

2013年7月5日,中国和巴基斯坦正式宣布将在瓜达尔港和喀什这条约2000公里长的道路上,以修建铁路、公路等运输通道的形式,建立一条中巴经济走廊。

该通道若建成将有助于促进中巴两国经济贸易往来,拓宽中国能源进口通道,减轻中国能源进口对马六甲海峡的过度依赖,部分能源进口运输可以绕过存在主权纠纷的南中国海直接进入中国内陆,对于巴基斯坦经济社会发展有积极意义。

媒体将该通道称为继中俄油气管线、中亚天然气管线、中缅油气管线以及海上油气通道之后中国第五大能源战略通道。

瓜达尔港管理权交给中国

2013年上半年中国、巴基斯坦两国高层互访后双方启动中巴经济走廊规划建设事宜,中巴之间能源领域的交流与合作是重要合作目标之一。

2013年7月5日,巴基斯坦总理谢里夫在访问中国期间,两国公布了《关于新时期深化中巴战略合作伙伴关系的共同展望》。双方一致同意,启动中巴经济走廊远景规划相关工作。

中巴能源通道的起点是瓜达尔港,巴基斯坦的第三大港口,位于该国西南部俾路支省,距离港口城市卡拉奇约600公里,距离世界主要运油航道霍尔木兹海峡400公里,地理位置非常重要。2001年,中国参与援建瓜达尔港工程,并以无偿援助、优惠贷款和低息贷款等形式向巴方提供融资,同时提供技术支持,瓜达尔港项目进入实施阶段。2005年项目完工后,巴基斯坦瓜达尔港交给了新加坡国际港务集团(PSA),2007年PSA与瓜达尔港口当局签订一份为期40年的特许协议。

虽然被寄予厚望,但PSA与巴方的合作进展并不顺利,运营7年来,瓜达尔港的经营状况一直不太理想。过去7年的绝大部分时间里,瓜达尔港基本上处于闲置状态。截至目前,瓜达尔港仍缺少连接巴基斯坦其他地区的公路和铁路。由于PSA没能有效开发瓜达尔港,巴基斯坦政府终决定将这一港口的运营控制权交给中国企业。

中巴经济走廊的意义

中国长期以来对中东原油有着较高程度的依赖。目前80%的进口原油通过海运,80%的原油运输要通过马六甲。由于存在地缘政治动荡等潜在风险,马六甲海峡一直被认为是中国原油进口运输的软肋。国内曾有很多关于马六甲海峡线路被切断的假设,以及在此假设下我国原油进口面临的风险分析的讨论。鉴于该风险的存在,我国一直在寻求原油供应新通道,先后提出如下方案。

一是瓜达尔港工程输油线路。从巴基斯坦瓜达尔港通往中国新疆,瓜达尔港油管全部在巴基斯坦境内,不经过第三国,距离中国西部边境的距离较短。瓜达尔港处在波斯湾海口,距离中东产油区非常近,这条油管能使中国直接获得中东和海湾地区的石油。

二是中缅原油天然气管线:云南昆明缅甸瑞丽时兑港。缅甸是世界第十大天然气储藏国,中缅天然气管线可使来自中东的石油避开马六甲海峡,在到达缅甸后经陆路运到中国云南。该路径比中国按传统方式通过马六甲海峡将原油运抵湛江提炼后再运往其他地方至少能减少1200千米路程,而且要相对安全得多。由于这条管道处在气候温和地区,比起中哈石油管道的铺设要相对容易。云南省若能以引进中缅输油管道为由,建设相配套的石化基地,对于西南内陆地区率先拥有以石油炼制为龙头、石化一体的石化基地建设有着积极意义。

中缅油气管道推进较为顺利,目前天然气管道已经建成,年输送量120亿立方米,输油管线在建设之中,不久也将开通。2013年2月瓜达尔港移交中国公司后,理论上为中国打开又一新的能源通道提供了可能性。

社会各界普遍认为建设中巴经济走廊具有重要的战略、政治、军事意义,不仅事关两国能源安全问题,而且对瓜达尔港地区和巴基斯坦国内经济的发展具有重要的战略意义。瓜达尔港也是未来巴基斯坦铁路南端连接印度洋的重要入海口。一旦该铁路北端连接中亚、东亚和中东的通道打通,泛亚铁路计划就可再度启动。瓜达尔港可直接用于向中国西部地区运输石油和天然气,并削弱美国在阿拉伯海域的影响力,而且对中国的西部大开发战略产生积极的经济与政治影响,直接推动中国西部地区与海湾地区的联系与经贸往来,促进中国在南亚和中东地区的投资与双边关系的发展。同时,也有利于巴基斯坦将地缘优势转化为经济优势,刺激和带动巴基斯坦国内经济发展,从而提高巴基斯坦在国际事务中的地位,进一步促进巴基斯坦成为地区国家的贸易与能源走廊。

通道建设带动中巴油气合作

建设中巴经济走廊将为两国的能源合作带来机遇,其中包括中巴两国在油气勘探开发领域的合作。

巴基斯坦是一个少油多气的国家,油气资源主要分布在北部的波特瓦(Potwar)盆地、南部的印度河盆地和近海大陆架。美国地质调查局(USGS)公布的评价结果显示,该国的石油资源总量为10亿桶,目前已发现约7亿桶,还有约3亿桶的待发现石油资源。

近几年,巴基斯坦的石油勘探成果并不令人满意,在其认为石油资源潜力较大的陆上俾路支地区和海上莫克兰地区连续钻了数口干井。

巴基斯坦的天然气资源较丰富且保持了较稳定的增长。BP《世界能源统计》资料显示,截至2012年底,巴基斯坦证实天然气储量为22.7万亿立方英尺(约合6000亿立方米),占全球总量的0.3%。该国的天然气资源主要分布在俾路支地区,约为19万亿立方英尺,同时其海上卡拉奇地区也有较大的天然气资源潜力,目前已钻了15口探井,获得了一系列天然气发现。

巴基斯坦页岩油气资源潜力大。尽管巴基斯坦目前的常规石油资源量和产量前景并不是太好,但非常规石油特别是页岩油的资源潜力可能很大。美国能源信息署(EIA)发布的报告显示,该国的页岩油待发现地质资源量高达2270亿桶,技术可采资源量为91亿桶,居世界第8位,远高于邻国印度。巴基斯坦的页岩气待发现地质资源量为586万亿立方英尺,技术可采资源量为105万亿立方英尺,居世界第18位。这些页岩油气资源主要分布在其南部下印度河盆地(LowerIndusBasin)的Sembar和Ranikot组。

巴基斯坦地理位置特殊,堪称交通要道,具有地缘优势。其海岸线长1046公里,东与印度边界线长1610公里,东北与中国边界线长595公里,西北与阿富汗边界线长2430公里,西南与伊朗边界线长805公里。从巴基斯坦以北与能源生产大国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哈萨克斯坦以及俄罗斯相连,西部紧邻中东,南部濒临印度洋,东部与两大新兴能源消费大国中国和印度接壤,其独特的区位优势一直是世界关注的焦点。

为摆脱对外国石油的依赖,巴基斯坦政府出台了一系列优惠政策和措施,积极鼓励和吸引国内外投资者投资本国油气,在巴从事上游油气勘探开发和下游炼油以及销售的企业均可享受政府优惠政策。巴基斯坦还进一步完善政策和配套法律法规,完善基础设施,积极修建油气输送管线。

中巴两国关系良好,有传统友谊,在电力领域的合作取得了巨大成功,目前在油气领域的合作还没有涉及。如果瓜达尔港到新疆喀什的这条中巴经济走廊计划能顺利实施,必然为未来中巴双方深化能源合作带来机遇,双方油气贸易合作潜力巨大。

中巴经济走廊建设的风险

首先瓜达尔港-喀什通道建设面临技术风险。从瓜达尔港到我国喀什口岸全长1500公里,经历多个高海拔地区。该通道地处高原寒区,地形情况复杂,需要精密的工程地质、断层构造、岩石风化、地质活动频繁等。同时,该地区气候条件差,昼夜温差大,每年冰雪定期融化,容易发生滑坡、泥石流、山崩、落石、冰融、地震和冻土等,无论是修建铁路还是铺设管道,技术风险均较高。

其次巴基斯坦国内政治经济风险。巴基斯坦建国至今的60余年里,一直渴望建立民主政治体制。由于其国情复杂多变,政治与宗教争斗激烈残酷,巴基斯坦民主政治体制的建立多灾多难,民选政府和军人政权交替出现,使其丧失了不少经济发展的机遇。若巴基斯坦出现政治风波,可能给通道建设带来一定风险。

从经济的角度分析,扎尔达里总统执政以来,巴基斯坦经济一直在走下坡路,2013年货币卢比与美元的兑换比率平均为80:1,急需发展经济。中巴铁路将连接中巴两国经济联系,通过创造就业、发展技能、开发市场、消灭贫困和提升社会服务为当地提供重要的发展机会,估计受到其各届政府的支持,经济风险相对较小。

再次是恐怖主义风险。巴基斯坦国内恐怖主义风险主要来自两个区域:西北部主要是塔利班与政府军抗衡;西南部的俾路支省等地,袭击更多带有教派冲突色彩,逊尼派极端组织羌城军不时对当地的什叶派穆斯林哈扎拉人进行袭击。

巴勒斯坦恐怖主义风险呈现出如下特点:一是制造袭击的力量成分复杂,除了塔利班外,其他部族武装组织也参与其中,彼此之间甚至结成络;二是目标扩大,针对企业和平民的袭击增多;三是袭击的突发性增强,自杀式爆炸的频率也有所上升。

此外,要警惕美国的干扰和破坏。瓜达尔港-喀什通道有助于提高中国在中东和南亚的影响力,不利于美国重返亚太的战略实施。巴基斯坦国内有分析学者认为,美国不愿看到瓜达尔港-喀什通道的成功建设,或借从阿富汗撤军之际打乱中巴能源经济走廊建设构想。美国重返亚太战略的主要目标之一就是遏制中国在亚洲的影响力,中巴经济走廊的建设将进一步加强中国与中东、南亚的经济联系,扩大在该地区影响力。这与美国的战略目标相悖,因此美国不会袖手旁观。

要关注印度唱衰通道前景。印度早已担心会被中国包围,中国接手瓜达尔港口将会加剧印方的这种焦虑。印度认为,中国接手像斯里兰卡、孟加拉、缅甸等国的港口会进一步扩大中国在印度近邻的影响力,对印度形成岛链封锁。这在印度国内一些媒体的表态中就能看出来。《印度时报》发表文章认为,中巴经济走廊虽然可以为经济迅猛增长的中国提供能源,但线路施工难度极大,需要跨越崎岖的山脉和无法无天的地区,对其前景唱衰,言辞之中流露出一丝不安。

事实上,中国接管瓜达尔港后中国产品将直接与印度产生竞争,同时掌控瓜达尔港将为中国从阿富汗开采包括铜矿等自然资源后运回国内提供便捷,对印度毫无疑问会形成竞争。同时,瓜达尔港由我国经营,也将可能使中国海军威胁到印度在印度洋的大国地位。基于此,不能排除印度对中巴能源通道建设给予直接或者间接的干扰和影响的可能。对此问题,俄罗斯专家鲍里斯沃尔洪斯基称:喀喇昆仑公路经过巴基斯坦控制的喀什米尔,而加强中国在这一地区的经济存在迟早要改变军事战略平衡,这必将招致印度的不满。

正视反对和质疑之声

在中国和巴基斯坦国内,也出现了一些反对的声音。

首先是有部分声音认为中巴能源通道建设经济成本高。按照规划和设想,建设中巴经济走廊的载体是在已有喀喇昆仑公路的基础上新建一条跨境铁路,而修建和维护跨境铁路的成本要远远高于公路维护成本,如果修建输油管线难度可能更大且没有经济性。受气候条件限制,连接中国和巴基斯坦的喀喇昆仑公路一年里有半年时间基本上处于封路停运状态。持反对意见的人据此认为倘若建了中巴铁路,是否也会面临半年停运的现象。若真如此,仅铁路维护一项的支出就会非常巨大,而铁路维护的成本远远高于公路。如果要在及其复杂的地质条件下铺设管道,支出会更大。

其次是认为马六甲困局现象是个伪命题。如前文所述,建设中巴能源通道的重要理由之一是为了避免马六甲困局。这也是一个讨论了许久、熟悉的不能再熟悉的话题。但是目前国内业界和学界对马六甲困局持反对意见的声音逐渐多了起来。有学者、媒体认为,当今世界除美国外没有那个国家敢于且有能力封锁中国的海上运油通道。即使出现了封锁,也只能是在两国交战的情况下。美国在海湾地区的军事基地星罗棋布,在印度洋还有迪戈加西亚大型海空军基地,军事实力无人能及。如果说美国具有封锁马六甲海峡的能力,那么美国同样具有封锁瓜达尔港的能力。基于以上理由,国内有观点认为中巴能源通道建设具有避免马六甲海峡困局的战略意义理由不够充分。

巴基斯坦国内也有反对声音。巴基斯坦国内《论坛快报》刊登了一篇《为什么中巴合作经济上毫无意义》的文章,对中巴之间的经济合作问题给予了严厉批评。该文章认为中国几乎给不了巴基斯坦什么。《论坛快报》的观点一向以亲西方国家(首先是亲美)的观点而着称,所以其中的反华观点也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但是该文章在某种程度上也反映出巴基斯坦国内不愿看到伊斯兰堡同北京走得太近而远离自己的传统盟友华盛顿的部分势力的观点。

从运输行业运营成本看,原油进口海运成本要低于铁路运输。但是迪拜经瓜达尔港至中国喀什的里程大约2000公里,而途经霍尔木兹海峡与马六甲海峡至中国上海的中东原油进口路线里程大约15000公里,里程上的差异决定了单纯就原油的海运或者铁路运输成本进行比较没有太多的意义。

笔者认为,即使马六甲困局是伪命题,也不应该以此为由简单否定该通道建设的重要意义,因为建设该通道的经济和政治意义远非规避马六甲困局一个效应所能涵盖。通道的建设不仅会促进中巴深层次经济合作,而且会产生溢出效应。或许当前我们的主要任务应该是对通道建设的风险进行充分评估,制定出风险规避方案和实施方案,早日推进通道建设。

舞台防火幕
标书代写
十大正规拍卖公司电话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