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汽车

防艾滋示范区经费短缺 是谁在雁过拔毛

2018-12-06 19:00:01
"防艾滋示范区"经费短缺 是谁在雁过拔毛? 基层“防艾”的经费困境 欧阳学良是王店镇卫生院院长,去年3月,他参加了由中国CDC在北京协和医院组织的“艾滋病临床医生培训班”,成为阜阳市为数不多的能够临床救治艾滋病患者的医生之一,他所领导的王店镇卫生院也因而成为示范区指定收治艾滋病患者的医院。

王店镇卫生院被指定为示范区收治医院,但“防艾”经费到不了位却让欧阳学良叫苦不迭。

王店镇卫生院是自负盈亏单位,现有30多名医生,医院财力只能维持现状,而要对艾滋病防治额外用一分力,“压力很大”。

今年3月,阜阳市政府下发了一份关于艾滋病病毒感染者及病人医疗救治、生活救助实施方案的文件。

文件中规定,艾滋病感染者或患者需定期体检、化验、拍片的,以及已出现症状需要接受检查或进行抗感染治疗的,由指定收治医疗机构负责,免除检查费用;已发病的艾滋病人到指定医疗机构住院治疗,免检查费、住院费、手术费等,“所需费用由同级财政负担”。

4月8日,面对早报记者的采访,欧阳学良认为,这一条款语焉不详。

依照文件规定,王店镇卫生院的同级财政就是王店镇财政,而王店镇财政本来负债就已高达1000多万,“哪来的钱?” 至于示范区项目专项经费,对于负责艾滋病防治的基层卫生院来说更是奢望。

去年底,欧阳学良曾向上级有关部门打了一个报告,想申请一笔经费,将去年洪灾中受损的几幢平房修缮一下,改作一个专门收治艾滋病患者的隔离病房,至今没有回音。

记者采访到的一个例子是感染上艾滋病的13岁艾滋孤儿小兰。

她小学五年级还没读完就辍学了,只能寄住在叔叔婶婶家里,没有钱读书,也没有钱治病。

去年底,她病发,浑身发烫、嘴上起泡、听力下降,是阜阳市一个民间艾滋病贫困儿童救助协会筹集了1万多元钱,把她送到北京救治,才把她从死亡线上拉了回来。

据了解,阜阳市艾滋病感染者95%是经血液传播,全市总计约2万多人卷入过1990年代初期的“卖血热潮”,其中已经检测出来的感染者约为2000多人,此外,还有“数量惊人”的没有检测出来的人群,他们绝大多数集中于农村或城郊结合部。

不言而喻,示范区乡镇卫生院承担着繁重的、艾滋病高危人群的防治和救助工作。

阜阳市地方病防治站站长张云同到下面艾滋病综合防治示范区检查工作时,常听到一些基层卫生院院长向他抱怨,“事没少干一件,钱没见着一分。

” 对于基层卫生院经费之困,阜阳市卫生局监督科科长王保卫的解释是,艾滋病综合防治示范区经费一般用于项目宣传、基线调查、开展活动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